您的位置: 平谷信息港 > 体育

渔舟备战记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7:34:45

卷卷桦树皮,散落于案几之上,横七竖八。高辛略微瞟几眼,便知桦树皮上内容几乎一致,自与犬戎吴部落开战以来,从未收到过报捷讯息。所以,既没心思再看,也没心思整理。  高辛懒懒地站立起来,双手交叉背于后背,在案几前来回不停地走动,低头暗暗在想:犬戎吴部落依仗武艺高强,骁勇善战,屡屡兴兵犯我中原。本大王多次派大将前往征剿,却是屡战屡败,无功而返。眼看大片属地沦陷,牛羊稻谷被掳,百姓生灵涂炭,若再寻觅不到御敌之将,中原只好拱手交于犬戎吴吴部落,本王也只好俯首称臣。  “报——!大王,有人揭榜!”王宫门外,看榜官一声高喊,高辛一阵欣喜,立即停止走动,重新坐回王位。    一月之前,大耳婆王娘见高辛愁眉不展,忧心忡忡。一问,是因找不到御敌之将,便提议:“此番犬戎吴部落,兴兵犯我中原,其势汹汹,锐不可挡,足见其觊觎中原良久,志在必得。俗语云,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大王何不效仿先贤,张挂求贤榜文,不拘一格,招募能征善战之勇士,斩犬番王以复疆土,挽大厦于既倒,解万民于倒悬?”  高辛听了,颔首点头:“嗯,有理,本王正与此意。”  于是,命人撰写招贤榜文,高悬王宫门外:“我中原之人,不论身份贵贱,地位高低,凡能斩犬戎吴部落首领首级收复属地者,或以三公主嫁之为妻,或招为东床附马,并封三千六百户粮钱,子孙后代,衣食无忧。”  然榜文挂出已经一月,众文臣武将乃至平民百姓,皆畏惧犬戎吴部落首领骁勇善战,番兵野蛮凶悍,竟无一人敢来揭榜。看到黄榜在风雨中飘动,颜色日渐变白,高辛如坐针毡,心神难宁。  一听有人揭榜,高辛眉头稍有舒展,连忙吩咐看榜官:“快,快,快!快将揭榜之人请了进来!”  揭榜之人进来,朝高辛鞠躬三下,又仆地磕头:“草民见过大王!”  高辛连忙起身离座,走上前去,伸出双手扶起揭榜之人:“勇士勿须多礼,起来说话!”  “谢大王!”揭榜之人朗声答应,起身站立一旁。  高辛用目细瞧,见此人身高一丈二尺八寸,鼻梁英挺,脸盘俊美,双目如电,炯炯有神,古铜色皮肤,肌肉凸显,孔武有力,雄壮威武,神态非凡。高辛乐得合不拢嘴,暗暗思忖:这真是上天降下祥瑞,中原百姓之洪福。  “请问勇士大名。”  “回大王,草民盘瓠。”  “盘瓠,既敢揭下榜文,定有把握败犬戎而斩其首领?”  盘瓠点了一下头,态度坚决:“无有打虎功,岂敢进深山?不出马则罢,一出马定会一举成功,拿来贼酋首级,收复属地,为大王分忧,为百姓造福!”  “需带多少人马?”  “只身前往,不需一兵一卒。”  “多久可斩番王首级?”  “三年。”  “哦?”  “大王宽心,盘瓠力争早奏捷报。”  “如此甚好!盘瓠大功告成之时,便是本王照榜行赏之日,绝无戏言。”  盘瓠听了,脸带微笑,鞠躬辞别高辛,出了王宫。一路暗自揣摩:犬戎吴部落首领狡诈凶残,生性多疑,贸然前去,定难成功。再则,凭目前功力,独擒首领,尚有一定难度。闻其首领喜好美食,莫如遍访中原各地,一则寻师访道,习练武功;二则寻得奇珍异果,献给首领,讨其欢心,伺机行事,方能奏效。  盘瓠回至住所,收拾好行李,正欲出门。不想,辛女闯了进来,气呼呼劈头便问:“勇士揭榜却是我?”  盘瓠看了一眼辛女,轻声说:“非也。盘瓠乃大丈夫,顶天立地,不忍中原百姓受苦遭罪。”  “奉劝勇士三思,切莫轻举妄动,害己害人。”  “此话怎讲?”  “想我中原,人才济济,不乏忠勇之士。犬戎吴部落尚能长驱直入,定有过人之智,超常之勇。众人均不揭,而勇士却要揭,难道……”  “辛女之言差矣!俗语云,尺有所短寸有所长,以己之长,击彼之短,是智也。想那犬戎吴部落首领,并非完人,定有漏洞可寻。盘瓠早已成竹在胸,待时机成熟,定会还中原百姓安居乐业。至于大王所言赏赐,盘瓠并未奢望。”  “勇士一心为民,可喜可贺。辛女担心,一旦失手……”  “辛女所虑,盘瓠心知肚明,自当谋定而后动,小心谨慎便是。”  “如此甚好。父王无戏言,辛女虽女流,依然一言九鼎,切莫让辛女独守空房,泪洒孤枕。”  “婚配之事,尚在纸上,当真不得。盘瓠若有不测,辛女自可另觅高枝,重选佳婿!”  “勇士既已揭榜,辛女之心便属勇士。”  辛女说罢,掏出一东西,递给盘瓠:“拿着,或许有用。”  盘瓠接过仔细一看,问:“此物似铲非铲,这般细小,有何作用?”  “此物名耜,乃先祖所留。”辛女告诉盘瓠,“若遇有缘之人,定会发挥莫大作用。”  说罢,教给盘瓠使用口诀。    盘瓠藏好耜,挥手告别辛女,深入中原各地,寻师觅果,为取犬戎吴部落首领首级做着准备。  盘瓠先于中原腹地寻觅一些时日,未能如愿。继而溯沅水而上,晓行夜宿,逢水乘舟,遇山徒步,逶迤来至锦江河畔一地,看看界碑上写着“兰里”二字。这时,已是深秋时节。忽地,一阵凉风迎面吹来,盘瓠不由自主地深深吸了一口,顿觉这风中花之香味明显夹杂另一种奇异香味,这香味,让人神清气爽,盘瓠从未闻过。  这到底是什么香味?盘瓠想着,极为好奇,不由自主地循着香味前行,约二十里地,见一村庄,十分巍峨壮观,更是让盘瓠心生感叹:此乃神仙之地!  刚好一老人肩扛锄头,赶一黄牯回村,盘瓠赶紧上前施礼,小心探问:“借光,敢问老伯,此地唤着何名?”  老人放下锄头,唤住黄牯,手指着四面地形,笑着告诉盘瓠:“这村左边梁子垴,右有寨堡,前面铁门闩,背靠莲花山。寨子里住着张、王、龚三姓人家,大家和睦相处,亲若一家。只是日前无有合适寨名,故叫无名寨。”  “无名寨?”盘瓠一听,举目又将村子四面地形,仔细察看一番,手指前面,对老人说道,“这里真是一个绝妙之地,老伯请看,只要于铁门闩处派人把守,那可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寨子焉能不安若磐石?”  “磐石?石,岩,对,有了!”老人恍然大悟,“就叫岩寨!”  盘瓠点头称赞:“好,这名字好。”  “小伙子,看你也走得累了,就到寨子吃碗饭吧。”老人向盘瓠发出邀请。  “如此,那边叨扰了!还不敢请教老伯尊姓大名。”  “小老儿免贵贱姓王,小名忠诚。”  跟着王忠诚走到岩寨坳上,此时,天高风轻云淡,山野一片丰收景色。天很蓝,全没没有夏天那般沉闷,凉爽的风轻轻吹拂,特别是那更加浓重的奇异香钻进鼻里,盘瓠觉得自己有种从未有过的神清气爽与从容豁达。  盘瓠手指远方,问王忠诚:“那碧绿树上所挂之物,一个个圆圆正正,金黄耀眼,是甚东西?”  王忠诚告诉盘瓠:“叫何名字,老汉不知。只知此果每年秋天成熟,人吃了,可以长寿,寨子之人称之为长寿果。”  “长寿果?”盘瓠满脸狐疑,盯着王忠诚问,“果真让人长寿?”  见盘瓠不信,王忠诚笑着问:“小伙子,你猜老汉年龄几何?”  盘瓠盯着王忠诚仔细看了又看,翘着拇指和小指:“六十?”  “哈哈哈……”王忠诚大笑过后,告诉盘瓠,“老汉也就不再为难,告诉你,今年九十有五了!”  “啊?这可是真?”  “千真万确,毫无骗人之理。”  盘瓠想:苦苦寻找的奇珍异果,谁料想在岩寨找到!真乃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待我请寨中百姓多栽一些,到时可派大用场。  王忠诚见盘瓠似乎不大相信,便放下锄头,栓牢黄牯,迈步下至林中,越坎爬坡,若猿猴般灵巧敏捷。  须臾,王忠诚便摘来一捧金黄果子,脸不红,气不喘。  王忠诚将金色异果递给盘瓠:“尝尝,尝尝就知道老汉并非说谎。”  盘瓠接过一看,此果形正圆,色黄赤,皮紧实,纹细微,面光滑。轻轻一剥,但见里面均为月牙形组成,果肉饱满。取一瓣放入口中,嘴稍微一动,甘甜果汁立即浸透舌面,独特香味在齿间流连,仿佛每个味蕾都感觉到独特香味。  “此美味,人间少有!入口甘甜爽口,就叫柑橘吧!”盘瓠连连称赞,一口气吃了十几个,揉揉肚皮笑着说,“还想吃!”  王忠诚见状,忍不住笑了:“哈哈哈……在岩寨住下,这样的美味有的是。”  盘瓠问:“为何不多种一些?”  王忠诚告诉盘瓠,这里山高坡陡,林深草茂,开垦困难。  此时,盘瓠忽地想起临行前辛女嘱咐,笑了笑:“这有何难?”  说罢,取出耜,口中念念有词,抛向空中。但见空中金光四射,一而十,十而百,百而千,无数耜,瞬间将面前这座山坡,开垦成一丘丘梯田,依山势而层层弯曲,顺坡度而块块递进(这些梯田,现在岩寨依然存在,成为一大景观)。  王忠诚目瞪口呆:“你,你,你是神仙?”  盘瓠手一招,收回耜,笑了笑告诉王忠诚:“老伯,我叫盘瓠,中原人士,并非神仙。”  王忠诚摇头不信:“不是神仙,那你肩上这东西,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法力?”  盘瓠说:“此物乃大禹治水所用,历经坎坷,成为宝物,若遇有缘之地,便会自动将荒地开成梯田。”  是夜,岩寨村民聚在一起,庆祝梯田开成与有了寨名。    一轮明月爬上山顶,慢慢升上天空。一片云,一轮月,一片天,甜蜜安静美丽。盘瓠与岩寨村民玩得兴起,干脆教大家舞狮子,钻火圈,跃方桌(现在的岩寨村民依然在玩这些杂耍),一直到后半夜才依依不舍地散去。  次日凌晨,太阳还在酣睡,盘瓠便穿衣起床,欲寻一开阔之地练功。谁知,打开房门,所见情形让盘瓠着实瞠目结舌:岩寨村村民齐刷刷跪在盘瓠所睡房门前。  “列为父老乡亲,这是为何?”盘瓠边伸手扶起乡亲,嘴里边说,“王老伯,您老就带头起来吧。行如此大礼,可真是折杀盘瓠了!”  王忠诚坚持不起:“盘瓠大王,请恕乡亲们无礼,小老儿斗胆有个请求,倘若不答应,我们便长跪在此。”  “乡亲们起来说话,起来说话。”盘瓠说,“我答应便是。”  大家起来围坐在盘瓠身边,王忠诚告诉盘瓠:“盘瓠大王啊,你晓得我们岩寨缺何物?”  “缺甚?”  “缺水呀!”  缺水?盘瓠一惊,难怪昨天晚上洗澡时,王老伯的媳妇吩咐,洗澡水不要倒掉,说是留着有用。  “那你们用水从何而来?”盘瓠问。  王忠诚告诉盘瓠:“本来我们寨子里有水,后来被住在蟒山的一对蟒蛇精夺走了。从此,我们要走二十里路,到锦江河去挑。昨天下午,见你那似铲非铲的神器十分厉害,是以,我等请求盘瓠神仙开恩,打死蟒蛇,夺回泉水。”  “原来如此啊!”盘瓠说,“蟒蛇夺水,实属可恶,但罪不至死,它也是为生存。这样,盘瓠还你们一池清水如何?”  “如此多谢盘瓠大王!”众人又是跪地拜谢。  盘瓠依然取出耜,往空中一抛,片刻招手收回:“好了,山后开了四个池塘,保证全寨人饮用灌田,永不干涸。”(这四个池塘夹在两峰之间,现名高山天池。池水蔚蓝清澈,宛若一池翡翠。狭长的天空,彩云缭绕,天上美景与池中之蓝交融,五色斑斓,波光岚影,变化频繁,虚幻神秘,迷迷茫茫。池边山峦竞秀,山野如洗;池上霞光万道,长虹当空;池中奇峰倒映,波光粼粼,夺人眼球,蔚为壮观,美不胜收。为岩寨村的又一靓丽风景)。  盘瓠在岩寨住下之后,念念不忘自己肩上重任,每天早晨,骑着寨民赠送的白马,坚持到岩寨背后的一个叫武陵苗的地方练功。盘瓠疼惜白马,总是先要走到半山腰才骑马,久而久之,盘瓠上马的地方便长出一块巨大的岩石,供盘瓠上马(现在人们称这块岩石为上马岩就是这个缘故)。  再有半年,三年就要到了。    一天,盘瓠在武陵苗练武场,先是打了一趟拳,紧接着练了一会金枪,觉得身上有些微热,便脱了上衣,挂在一棵枞树山。待练好金枪,去取衣时,衣却不翼而飞。  盘瓠以为是岩寨村的人开玩笑,藏了自己的衣服,便大声地朝枞树林里喊:“我要回去了,赶快还我衣服。”  盘瓠连喊数声,无人应答,心想:这到底是谁?算了,不要衣服了,反正又不大冷。  盘瓠扛着金枪走了一丈来远,听得身后有“咚咚”脚步声,转头一看,却不见人。  莫非是听错了?盘瓠想着,迈开腿没走几步,脚步声又传来了!盘瓠装作没听见,继续往前走。突然一回头,见一女子红着脸,低着头跟在后面,手里拿着盘瓠那件上衣。  “你是何人,拿我衣服所为何事?”盘瓠手拿金枪,指着女子问。  女子停住脚步,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对杏眼,带着惊恐的眼神怯怯地望着盘瓠,嘴角微微抖动数下,却是说不出话来。右手卷着盘瓠的衣角,又松开,又卷起来。  “到底所为何事,但说无妨!”盘瓠催促着。  那女子未曾开口,先是朱泪双滚,全身抽搐一阵之后,将自己的遭遇一五一十讲给盘瓠听。  在盘瓠练功场对面不远处有座高山,叫蟒山,山腰有个溶洞,洞里住着一公一母两只蟒蛇精,时常化着人形出来害人。 共 571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的研究院
云南哪家研究院专治癫痫病好
癫痫患者能喝咖啡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