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平谷信息港 > 体育

抉择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5:56:11

一  留,还是让她走?这个问题像毒蛇一样一撕咬着文总,让他寝食不安。留她下来,又怎么用她?她现在总是抱着一种不合作的态度,而且还得防着她在其他业务员面前尤其是在新来的业务员面前散布一些负面消息甚至故意说出一些搬弄是非的话,用起来也很累。她目前工作状态和业绩不仅仅比以前差,而且跟她的待遇水平相比也是不符的,已经给她降过一次工资了,如果再降,她很可能就会走人,你不让她走,她自己也要走。  如果让她走,谁来补她?现在正是用人之际,现有的业务员中,又没有能比得上她的,新来的业务员就更不用说了,淘汰率很高,能不能稳定还是个问题。她又是老的业务员,如果让她走,会不会对其他的业务员产生一些不利的影响?    二  要不,再给她一些时间,也许她会调整好情绪,她会想通很多问题的。毕竟,小红也应该是不可多得的业务员。  小红是文总的意外收获。因为他初没有想过要女性业务员,他认为女孩多半是不能吃苦的。小红来应聘的时候,文总拒绝过她三次,但小红的愿望非常强烈,再三表明她能吃苦。文总于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让小红留了下来。没想到小红的表现比以前的任何一个业务员都出色,无论是敬业精神还是业绩状况。文总喜出望外,他想小红也许可以培养成为他的得力助手。  他像盼星星盼月亮一样,希望找到一个得力助手,他下了很多功夫,花了很多精力,也不惜高薪聘请,但都没找到合适的,不仅仅是得力助手,就连较好的业务员也很难找到,而且流动率太大。他不知去过多少次人才市场了。  他想把精力腾出来,去做他喜欢的事。  他喜欢的是读书,旅行。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他没有想过要在书中找到颜如玉,也没有想过要在书中找到黄金屋。他只想在书中找到他的快乐。他已不是孩子,但他依然像孩子一样,有时甚至比孩子更孩子,在阅读时傻笑傻哭,那笑是快乐的,那哭也是快乐的,就连掉出的眼泪,也像夏天荷塘里欢快跳动的雨珠。对旅行,也是如此。他也没有想过去做一个旅行家,他只是觉得在不断的行走中就能呼吸到快乐的芬芳的气息。他想过的的旅行方式就是徒步行走,沙漠,雪山,草地,海滩。  办企业不是文总喜欢的,是被迫的,因为生计问题,他不得不办一家公司。他觉得他目前的公司还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企业,离他心目中的企业的距离还相差甚远,更谈不上事业,跟事业相差的距离更远。他目前的公司,也只是小打小闹,只能养家糊口而已。不过,只要能养家糊口就行了。他淡泊名利,甚至疾恶如仇,他不喜欢观看官场商场上的那些尔虞我诈的节目,更不喜欢自己登场表演。然而,常在河边走,怎能不湿鞋。他为自己的鞋偶尔被浸湿也感到很不愉快。  把小红培养出来,他就可以解放了,至少,他可以轻松很多。  小红是厦门本地人,长相也不错,性格比较内向,思想也比较传统,又能吃苦耐劳,这样的女孩,在如今沉渣泛起的时代,着实也不可多见。  文总不仅仅在工作上提拔她,甚至还想过撮合她和他侄儿的姻缘。他的侄儿也应该算得上是一个不错的青年,在一个县委办公室上班,又发表过一些文学作品,还在几次书法竞赛中获得过奖项,领导很器重,人也长得很帅,跟小红一年出生,配小红是完全够格的。遗憾的是他侄儿已经有了意中人。但他还是希望他侄儿能够跟小红在起,他时不时打听他侄儿的情况,希望能找到一些契机,好像是他自己想跟他侄儿恋爱一样,但他没能如愿,他也觉得好笑。不过,他没有跟小红提过此事,小红也不知道,也没见过他侄儿。他侄儿在很远很远的地方,西藏。  小红的婚恋之路好像也不是很顺,听她说过一些,但具体情况不是很清楚,文总也不便多问。  文总特别注重小红组织能力的训练,但经过相当长的时间,收效甚微,文总依然充满信心。然而,小红自己放弃了。放弃的原因可能有两个,一是她也许感觉到压力太大;二是她有一种错误的认识,以为文总要利用她的色相去赢得客户,文总也看出了她的心思,也跟她沟通过,但她却跳不出她的思维圈子。  有一次小红对文总说:“女老板你去谈,男老板我去谈。”她不是在开玩笑,她是在有意识地运用异性相吸的原理。  文总没想到她会冒出这样的想法,略显诧异的看了她一眼,随后笑着说:“有一定道理,但只是一定,很微小很微小的一定,不是,不是完全。以前那么多男性客户,我是怎么跟他们谈下来的呢?跟异性有什么关系?还是要从我们的方法上多去下功夫。”  另一次去拜访一个客户,是个中年男性老板,样子很恶心,看到就有要吐的感觉,黄牙,秃头,满脸疙瘩,一副淫相。没料到小红一看到他就说:“帅哥,我好想你呀!”那个老板又露出黄牙,一双贼眼在小红脸上滴溜溜转,眼珠子都要滚出来一样。小红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又显得很不自然,显然,她不情愿说出这句话。其实哪里用得着说这种话,调和气氛也不一定就要用这种语言,她把文总说的要在客户那里营造轻松的营销氛围的意思理解错了,况且文总并没有要求她说这种话。  还有一次是去拜访一个社会名流,是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在上下梯子的时候,文总叫小红扶扶老人,小红斜了文总一眼,那含意,好像觉得文总要让她出卖色相。那是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啊!文总心里不免有些起火。  小红突然提出辞职了,理由很简单:累。文总大感意外。小红去意已决,文总于是对她说道:“你现在不要说辞职的话,先休息一段时间再说吧。你的工资我们也会像往常一样准时打到你的卡上。你随时回来,我们都欢迎。另外,你什么时候结婚,一定要通知我们,我和你嫂子一定会去参加。还有个事情要请你帮帮忙,你辞职的事,暂时不要告诉客户和其他业务员,就说是休假,好吗?”小红也都一一答应了。但她后来还是把辞职的事透露给了几个客户。  文总每过几天就给小红去个电话,问问情况,并表明还是希望她能回来。差不多过了十几天,小红答应了回来上班。  然而,小红重新回来,就不再是从前的小红了,和以前判若两人。餐饮客户,她明确不去拜访。而且,她又在业务员中说,她结婚后就不想再做业务员了。尽管可以理解,但在业务员中说这些话,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难道你小红不知道吗?看来,要小红成为得力助手,已经不可能了。文总感到非常失望。不过,文总又想,她不能成为一只领头羊,不能成为一个管理者,但她作为一个业务员,还是很称职的,在市场维护方面,还是非常的,那就用其所长吧。  只是待遇方面要进行调整,既然你不能做业务主管,你就不能享受业务主管的待遇。文总一直在等着小红主动提出来,但等了快一个月,小红也没跟文总提过,她只是跟另外的人说:“做主管太累,我宁愿少点工资,跟我降点都没关系。”跟别人说和跟文总说性质都不一样,跟文总说还表明你有诚意,跟别人说那就表明她还抱着一种侥幸心理,说不定文总还不会降她的工资。而且,业务员和业务主管的待遇,不是少一点的问题。  一等不来二等不来,文总才去找小红谈话。定出的待遇标准让小红大失所望,但依然比普通业务员要高得多。而且,又把她负责的片区划小了,划小片区,也直接影响到小红的收入问题。  文总这样做的目的是基于两点考虑,一是防止小红又突然离去,造成业务工作脱节,二是希望小红能够幡然醒悟,重新挑起重担。他也把他的想法跟厂家来的一个人谈了,希望他能去做通小红的工作,然而,小红却怎么也不肯再当主管。更为恼人的是,她的工作怠慢起来了,业绩直线下降,还赶不上以前她的工资较低时的业绩。甚至在早会上面,她也不配合了,又在其他业务员面前说出一些消极的话,影响很不好。  但一想到小红的好处,文总又忍住了,毕竟,她以前还是做过很多工作。  三  过了一段时间,文总感到小红的状态有所好转了,也没有听到她再说一些消极的话,而且她还在其他人面前明确表示愿意在文总的公司里继续工作。他以为小红想通了,既然如此,文总当然也愿意重新启用她,恢复她以前管辖的片区。  但是,这次他吸取了教训,他还要观察观察。他于是试探性地要小红去跑一下现在已经给她划出去的那个片区,也没有明确跟她说要恢复的事,更没有对恢复那个片区的相关待遇问题明确说出来。但没想到却被小红直截了当地顶了回来,她拒绝了,理由就是她不愿意再增加。她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分明就是在说:“你现在又要来求我了!”  文总也火了,几乎吼起来,声音猛地提高了八度:“你必须去!非去不可!”  小红没有出声,以沉默抗拒着。  稍停一会,文总声音低了些,说道:“你不去也可以,你的业绩必须提上去。如果继续像你现在的状况,你的工资还要降!”    四  留,还是走?小红也很头痛。  显然,文总对她已经很失望,甚至看她的眼神也都冷冰冰的了,她要在这个公司得到好大的发展,似乎已极为渺茫。  走,又走到哪里去?  她已经走过一次,到人才市场转了几圈,没找到合适的,又回到文总这里来了。虽然,是文总给她打了好几次电话才回来的,她有足够的面子,但她也知道,她也没有更好的去处。因此,她在对文总说“我毕竟在这里呆了快三年了,还是有深厚感情的”的话的时候,显得底气不是很足,好像文总也看出来了,他当时还斜了她一眼。  她没有别的特长,要到其他行业立足似乎也很难,她在来文总的公司之前,就已经在好几个行业好几个公司呆过,都不很顺心顺手,相比之下,在文总这里的确要好得多了,虽然,文总的脾气不是很好。  如果跳槽到同行那里去,同行的待遇也未必会比现在的好,她也从同行的业务员那里了解到一些情况,再说,文总又会看样看她?即使可以不在乎文总的看法,同行的老板又会用什么样的目光看她?文总对同行跳槽过来的业务员的看法就很不好,即使录用了,也不会重用,至少也要通过相当长时间的考查,但对同行跳槽过来的,文总至今都没重用过一人,几乎是没过多久,把他的资源挖完以后就让他走人了。文总经常在讲到叛徒,也许,他把同行跳槽的人就当叛徒一样对待了。同行的老板又会不会像文总一样呢?  现在,源自美国的经济危机已席卷全球,风越来越紧,各行各业都不很景气,倒闭的失业的越来越多。要自己创业,时机和条件都不成熟。  再说,如果现在走,年终还有笔奖金也拿不到。  哎,管他,熬到年底再说,走一步,看一步吧。  然而,文总又会不会让她走呢?应该不会,文总也不敢,他现在缺人,她走了就更没人了,再说,她手里还有张牌,小同,如果她一走,小同也可能会跟着她走的,小同跟她的关系不错,也比较听她的,这些情况文总很清楚,文总应该不会轻举妄动。当然,万一要怎么样,就听之任之吧。    五  小红居然玩起小同这张牌来了。小同请假的那几天,她把客户订货的信息发给小红了,以往都是打电话到公司,或直接发短信给文总的,显然,她也许已经跟小同说了些什么。如果只是一种巧合,如果不是小红的原因,但在这种时刻,她小红也应该懂得回避,她应该叫小同直接打电话到公司或发短信给我才对。文总想。如果小红是故意挑衅,就滑到了不可救药的边缘。小同真的就肯什么都听她的吗?  小同虽然是个单纯的小姑娘,但在大是大非面前,她未必就没有自己的主见。小同也是闽南人,漳州的,她有快乐的天性,脸上时常挂着笑容,而且开口便笑,笑声爽朗。她快乐着,也把她的快乐的情绪传递给同事和客户。她谈业务就不像别的业务员那样,为谈业务而谈业务,她往往在嘻嘻哈哈中就把业务谈成了。她在业务员中是小的,大家都把她当作小妹妹。她才到公司半年多,她很有潜力,文总也比较看重。要找个时间好好给她谈谈,至少要赶在让小红走之前。  小红现在越走越远,已经走向了反面,成了一块肿瘤,割掉,必须割掉!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这样一想,文总的心情反而平静了,如放下一块沉重的石头。但也要妥善处理,既然让她走,也不要搞得太疆,尽量不要不欢而散,在面子上要过得去。于是,文总打开手提电脑,给小红写了封信。  小红:  你是我在所有的业务员当中,个用书信的形式跟你谈话的。可见,你在我心目中的分量,的确不轻,否则,我也不用多此一举。  我不希望会有这么一天,在非正常的非心平气和的情况下,不是你走,就是我要你走。我也相信,这也不是你所希望看到的结果。  谁对谁错,我们都不必再去争论。但是,我要提醒你一句,是是非非,不管你到哪里,都同样会发生的。你到一个新的地方,也许你会很快进入角色,这也是我所希望的,我真诚的希望你好,希望你更好,即使我也许正在发怒,但我决不会诅咒你,更不会恶毒的诅咒你,我们相处那么久,我的起码的良智,我想你应该会相信我的;但是,也许你会经历一段很痛苦的磨合期,也许你会碰更多的壁,遭受更严厉的打击,这的的确确是我不希望看到的。  我希望你能留下来,即使我在极端愤怒的时候说出了让你走的话。我希望你尽快调整好情绪,尽快回到现实中来。你的情绪如此糟糕,对你对我都极为不利,你就是新到一个地方,抱着这种情绪也是极为不利的。  乐莫乐兮新相知,悲莫悲兮旧相识。生活肯定会有很多的不如意,不管是过去还是将来。光明和阴影也是并存的,如果你的目光专注地看着阴影,你的世界就没有光明,如果把你的视线从阴影处移开,你会看见处处都是光明。  当然,不管你是去是留,我都依然会祝福你。  文忠  2008-11-1  写好以后,文总反复地看了又看,文总觉得通篇所表达的意思还是希望她留下来。他不禁自嘲的摇摇头,他又想起小红以前的好处。是的,的的确确,他还是不希望小红走。要不,把小红的事放到一边,暂不管它。  六  文总又陆陆续续招了几个业务员,也都稳定了,如果小红要走,可以随时接替小红,并且又做好了小红的工作。当然,尽管小红让他头痛了几个月,他还是希望小红能留下来,他想把他的心路历程坦诚告诉她,让她重新振作起来,她又会如何抉择呢?  2008-12-12 共 5636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哪家治男科研究院好
昆明的治疗癫痫专科研究院
常见癫痫疾病有哪些分型 主要给大家介绍三种分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