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平谷信息港 > 军事

全能战神第0941章收徒方远

发布时间:2020-01-25 22:28:02

全能战神 第0941章 收徒方远

少年正处于失望之际,脑海中突然响起了这样依据传音来:“小家伙,你可愿意拜我为师?”听到这话后,少年的神色顿时惊讶起来,连忙转身朝着自己的蛇猴凝望了过去。章节文阅读这一看,少年只见在距离自己不远处的地方,此时有有意男子站立着。男子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却给了少年一种迷的感觉,同时,少年体内的那些力量隐隐也有种活络起来的迹象,这种种使得少年不由得呼吸加。

“你??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跟着我?”少年凝望着燕飞问道,在他看来,这尾随在自己身后的男子颇有些神秘的感觉,而且一开口竟然便是要收自己为徒,这种事情,少年还是第一次遇到。

“小家伙,你不是想要救你的母亲吗?答应拜我为师,我便救你母亲。当然了,若是你不愿,我也会帮你救你母亲!”燕飞平淡说道,嘴角处一直都噙着一抹微笑。

听到燕飞说要救自己的母亲,少年的脸色顿时变得一惊一乍起来。自己母亲的病,可以说已经算得上是病入膏肓了,除非有极为逆天的灵药才有机会保住其性命。可给少年的感觉,眼前这个男子竟然说的那么随意,似乎想把他的母亲给救治好,似乎并不需要花太大的精力一样。

“你先帮我救我母亲!”少年愣了半响后,疑惑地望着燕飞说道。让少年始料未及的是,燕飞在听到他的话语后,竟是想也没想就点头应允了下来。

“带路吧!”燕飞淡然说道,这一次能在战神大陆上遇到少年这般的修者,也实属是意外。燕飞可从来没想过,在战圣阶段便有修者能够修炼出鸿之力来。而且看少年这模样,似乎对自己体内拥有鸿之力的事情根本就是一所知。

少年在原地呆愣了片刻,接着便是带着燕飞朝自己的家行径去。他的家位于天澜城外,毕竟现如今的天澜城乃是飞盟的势力范围,而且飞盟总部又设立在天澜城中,一般的闲杂人等是不可能在天澜城中居住的。在少年的带领下,燕飞与其很便是来到了一处院落之外。

这院落略显得有些破旧,现如今世道不一样了,战圣层次的修者沦落到如此境地倒也不足为奇。只是燕飞不知道的是,少年原本还是有些身家的,只不过为了帮助自己的母亲治病,这才花光了他所有的积蓄。而且现如今,少年母亲的病已然进入到了膏肓之境,其身边根本就离不开人照顾,苦于奈之下,少年只能陪在自己母亲身边,一边想办法找人帮自己母亲治病一边照顾自己的母亲。

“前辈!家母就在屋中,还请前辈看在我们可怜的份儿上救救我的母亲!”还未曾进门,少年便突然对着燕飞跪拜了下去。见此一幕,燕飞的眉头微微皱了皱,盯着少年说道:“你就这么肯定我一定可以救好你的母亲?”

“前辈乃是高人,问也不问我母亲的病势,便是直接随我前来,若不是前辈有着十足的把握,又岂会答应虽晚辈一道回来呢?”少年急切地望着燕飞说道。

听到少年的解释后,燕飞淡然笑了笑,说道:“放心吧,我既然答应了要帮你救你母亲,那么自然会做到!”说完这话,燕飞大步开阖朝着屋内走去。刚刚一低达达这院落之外的时候,燕飞就已经将屋内的一切都看在了眼中,而且燕飞还惊愕的发现,此时在那院落之中竟有鸿之力波动的迹象。

少年见燕飞这般爽的答应下来,心中的欣喜顿时溢于言表,这些年来,他寻访了数名医,也为了自己的母亲弄来了不少名贵的灵丹,可是一例外,在对他母亲病上,名医束手策,灵丹是丝毫药效没有。一想到这些,少年的心头顿时紧了紧,暗暗嘀咕道:“他真的能救治好我母亲的命吗?”没有多想,少年连忙与燕飞一道进入到了屋内。

一进入到内屋,燕飞就瞅见了在不远处的床榻之上,此刻正躺着一昏睡的老太,老太面容慈祥,但却充满病态,那苍白的脸颊之下显露着此刻的她真遭受着病魔的侵袭。原本还一脸淡然的燕飞,在看到老太后,脸色顿时凝重起来。一旁的少年在看到燕飞这样一副面容后,内心之中也是泛起了强烈的震荡来,难道眼前中这前辈也医治不好自己母亲的病不成?

燕飞瞅着床榻之上的老太,心中暗暗感叹道:“难怪他人法将她的病给医治好了,她的病根本就不是他人所能医治的。其体内竟然遭受到了鸿之力的侵袭,虽然鸿之力相比较而言,并不是太过于浓密,但即便如此,那也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得了的。鸿之力就算是在薄弱,那也是鸿之力。那些灵丹妙药中的效力,在鸿之力面前,只有被吞噬转化的份儿,药力根本就容不到老太去吸收。”

稍稍一查探,燕飞便是看出了少年母亲的病根之所在。

“前辈?我母亲的病?”少年战战兢兢地望着燕飞问道,他可是极为担心燕飞此时会给他一个失望的回答。听到少年这般回答,燕飞面色中的凝重也是舒缓开来,继而回归到了以往的从容淡雅。

“放心吧!你母亲的病我有把握将其治好!”说着,燕飞几步之下便是来到来前,下一刻,燕飞一手伸出搭在老太的手腕之上。燕飞很清楚,老太本身的身体情况很健康,只是那些残留在其体内的鸿之力对其造成了迫害,燕飞只需要将其体内的鸿之力给抽离掉,那么老太的病自然而然也就会痊愈了。

看着燕飞开始为自己的母亲治病,少年的神情也变得紧张了起来。此刻,他安静地站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出一口,似乎深怕自己的举动会影响到燕飞的救治一样。此时,伴随着燕飞手中传出一阵阵牵引之力,老太体内的那些鸿之力也是有了反应。txt集下载它们纷纷从老太的身体中窜飞出来,接着一股脑儿的朝着燕飞施展出来的力量奔了去。

见那些鸿之力这般欣喜若狂地朝着自己奔驰而来,燕飞也是轻轻一笑,就如他所猜测的一样,他只需要动用一小股鸿之力,便是能够轻易地将老太身体中的鸿之力给牵引出来了。

“咻咻”老太体内的鸿之力几个撩动之下便是飞扑到了燕飞所释放出来的鸿之力面前。而燕飞见此一幕后,连忙控制着自己的鸿之力从老太的身体中撤离出去。见燕飞的鸿之力要离去,那些狂奔而来的鸿之力顿时着急了,一个个纷纷加了不少速度,朝着燕飞力量所退去的方向追了去。

几个呼吸之后,燕飞便是将自己的力量部撤离到了体内,紧随着,自老太的手腕之上,突然迸射出一道灰之气来,下一刻,这一股灰之气直接毫不迟疑地便是对着燕飞冲击而去。一旁的少年见此一幕后,脸上的神色已是变得震惊与担忧交加。

一阵窜动之下,老太体内的那些鸿之力竟是部钻入到了燕飞的体内。

“恩?这些鸿之力似乎与我体内的鸿之力有些不一样。似乎它们加的纯净一些,好似天生俱来的一样!”稍稍感受了一下钻入到自己体内的鸿之力,燕飞暗暗嘀咕着。下一刻,燕飞直接控制着自己的力量将那一股从老太体内牵引出来的鸿之力给围困到了那一雾团之中,现在可不是时候去研究者这些东西的时候。

“小家伙!你母亲的病我已经为其治好了。”做完这一切后,燕飞将目光看向了少年。

“恩?这就治好了?”少年听到燕飞的话语后,满脸不敢置信的样子。这前前后后才多久时间,燕飞就说已经将自己母亲的病给治好了?

见少年一副不相信的样子,燕飞微微一笑,接着将目光投递到了床榻之上的老太。下一刻,少年也连忙将实现凝聚到自己母亲的身上,这一看,少年的面色顿时露出一抹欣喜来。只见此刻那躺在床榻之上的老太,脸上的苍白之色已经褪去,取而代之的则是涌上了一抹红晕。

“母亲!”下一刻,少年直接飞扑到前,盯着床上的老太呼喊道。

闻言,老太的眉尖稍稍抖动了两下,接着那紧闭的双眸缓缓睁开了来,当看见少年的时候,老太的嘴角浮现出一抹温馨的笑容来。

“远儿!”老太轻声道了一句,看得出来,此刻的她还很虚弱。

“这里有些丹药,你若是对我放心的下,那就让你母亲服下!”燕飞站在不远处说到,接着随手一挥,顿时一个锦盒便是轻飘飘地落在了少年的身旁。少年看了看那锦盒,接着而又将目光凝聚到燕飞的身上,此时的他,眼中竟有泪花泛动。

下一刻,少年离开床榻来到燕飞的跟前,接着“噗通”一下便是跪拜了下去。

“晚辈方远,恳请前辈收我为徒!”说着名为方远的少年对着燕飞诚恳的磕了几个响头,之前是燕飞主动想要收其为徒,但那个时候方远心有顾虑,并没有立马答应下来。待得燕飞这般私的将其母亲给救治好之后,方远立马便是对着燕飞三跪九拜起来。

“哦?现在你愿意拜我为师了?”燕飞饶有意味地盯着方远看着,他能看得出来,眼前这个名为方远的少年对于外人是非常警惕地。

“前辈能将我母亲医治好,光是这一恩德,方远此生便以为报,不说晚辈还能拜在前辈门下,晚辈已是占尽了便宜!”方远恭敬回应着,燕飞能这把轻描淡写便将他母亲的病给医治好,一看就知道不是一般人。而且燕飞对他的恩德,就如方远自己所说的那样,此生都以为报,因为方远乃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孝子,在他的心目中,他母亲的性命要远胜自己数倍。若是有人能够将他母亲的病给医治好,就算是让他做牛做马他也愿意,遑论做别人的徒弟这么好的事情!

听到方远的话语后,燕飞突然笑了起来,笑容之中充斥着一股欣喜之意来。

“好!你叫方远是吧?从今天开始,你便是我燕飞的徒弟!这几日你先留在这里照顾你母亲,我给你的丹药能让你母亲在短时间内恢复到佳状态,你且做好这些事情后便带着你母亲去天澜城的飞盟找我!到时候直接说你是我徒弟就行了!”

说完这话后,燕飞身子一动,继而整个人便是消失在了内屋之中。看着燕飞凭空消失不见,方远也是诧异了好一阵,今日所遇到的这些事情,就好似梦一般,真实而又虚幻。

“远儿,刚刚那青年是谁啊?”老太眯了眯眼,瞅着之前燕飞所站立的地方说道。

“母亲,那是我师父!就是他老人家将你的病给医治好的!”方远回应一句,心中则是暗叹道:“师父让我去飞盟找他,难道师父他老人家是飞盟之人不成?”一想到这里,方远加觉得今日的事情有些不可思议了。

离开方远的家之后,燕飞便是直朝着飞盟飞去。没一会儿时间,他的身影便是来到了飞盟之中。此时,飞盟一处大殿内,雅儿、罗天等人正坐其中商谈着什么。突然,一股熟悉的气息自殿外散发出来,紧随着,一道身影便是凭空闪现在了大殿之中。

“什么人,竟然胆敢私闯我飞盟?”见到燕飞出现的一瞬间,顿时便有不少修者警惕起来,一个个盛气凌人的样子,似乎恨不得将燕飞给吃掉一般。此时,雅儿与罗天等熟识燕飞的人在看到大殿中的人影后,顿时都错愕了起来。

“飞哥?”

“参见少主!”

“参见盟主!”

符祖六圣等人在看到燕飞后,稍作惊讶之余,纷纷对着燕飞跪拜了下去。之前还叫嚣着一些修者见此一幕后,顿时傻眼了,连忙也对着而燕飞跪拜了下去。

一股柔和的劲风横扫开来,继而将众人从地上搀扶了起来。

“大家不用多礼,我不过是个闲职而已,我这般唐突到来,没有打扰到各位的商议吧?”燕飞含笑说道,目光在熟识之人的身上扫视了一遍。

“飞哥,你怎么来战神大陆了?”雅儿与罗天连忙凑到燕飞的跟前。

之后,燕飞与众人在一起欢地谈论了好长时间,原本燕飞是不打算现身的,只不过这一次收了方远为徒,燕飞就不得不现身了。因为他知道,只有将方远母亲给安排妥当了,那么方远才会心甘情愿地跟随着他修炼。

三日后,飞盟总部庄园之外来了两名陌生人,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方远与他的母亲。

“远儿,你的师父真的是住在这大庄园之中的?这地方如此富丽堂皇,可不是我们能来的地方啊?”方远的母亲盯着飞盟庄园看了看,顿时被其宏大所震慑。虽然方远也曾数次进入过飞盟的庄园,但那个时候的他乃是为了试炼而来,与这一次的性质根本就不一样。

飞盟作为战神大陆上为强大的势力,其总部的看守之森严可想而知。此时光是在门口便是数十个修者把守着,其中实力低的都是下位神。

“你们是什么人?别在这里晃悠,赶紧离去!这地方可不是你们该来的!”一名下位神盯着方远喝道,言辞中自有一股威严散发出来。听到这下位神的喝声后,方远与他的母亲都是一愣,他们哪里受得了一个下位神的神威威压?两人连连朝着身后退出了几步。

“这位大人,是我师父让我来找他的,我师父叫燕飞!”方远接着后退之际,连忙对着那下位神喝道。

听到方远提及燕飞,那为首的把守之人顿时将目光凝聚到了方远的身上,紧随着,这上位神首领便是一个跨步飞移到前来。上下打量了方远几眼后,这上位神便连忙走到方远的跟前。

“小友便是方远兄弟吧?大人早有吩咐,若是方远你到来,直接进入庄园即可!”说着,这上位神的修者便是恭敬地对着方远做了请的姿势,这一幕可把方远个吓了个不轻。平日里,这些飞盟的把守者,可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豪说话了?而且还这般恭敬地对他?

就在方远吃惊之余,自庄园之内,突然传出一道喝声来:“徒儿!我在议事大殿中等着你!”听到这传音后,那飞盟的几个把守者们顿时震惊了住。这几日飞盟内可是传的沸沸扬扬,说是飞盟的盟主现身了。对于这个一向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存在,他们这些飞盟之人可是好奇不已。接下来,方远与自己的母亲在两名把守者的带领下直接来到了议事大殿。

此时的议事大殿在中,只有燕飞、雅儿、罗天三人在!下一刻,方远拉着自己的老母亲便是来到了大殿中,当看见燕飞的时候,方远连忙对其行了见师之礼。

“恩?飞哥你收的土地竟然是这小子?”罗天一脸诧异地看着方远,他们对于方远可是记忆犹。这个能不耐其烦地坚持的五次都去参加考核的人,他们又岂会不注意呢?一般而言,那些尝试了一次考核失败后的修者,便是会自觉地离去。可方远却是一脸参加了五次考核!光是这一份毅力与决心,便让罗天元雅儿特别注意他了,他们私下里也商量过,若是方远继续坚持的话,倒也不是不可以给他在飞盟中安排一个职位。

可是让罗天与雅儿没想到的是,这方远竟然败在了燕飞的门下,成为了燕飞的徒弟。别人不知晓燕飞的情况,他们两人又岂会不知道?燕飞的实力之强大,要收弟子的话,恐怕就算是神王境的修者也有一大堆跑来拜师,可燕飞竟然收了一个只有战圣实力的人为弟子,而且从方远在试练塔中的表现来看,其元素亲和力可不是一般的差啊!

罗天与雅儿根本就猜测不出来,燕飞为什么要收方远为自己的弟子呢?

“雅儿!你们这么震惊干什么?”燕飞不解地望了望雅儿与罗天,继而招呼着方远与他的母亲坐了下来。

“飞哥!我们只是没想到你竟然会收这小家伙为弟子,你这徒弟的毅力可不是一般人所能比拟的。”雅儿笑着道,在方远的身上,她除了对其毅力有所赞赏之外,其他优点还真的没看出什么来。

燕飞稍稍一想,也就明白了雅儿与罗天为何会这般诧异自己收方远为徒了。

下一刻,燕飞朝着很拘谨的老太望了去,接着说道:“老人家,方远以后就得跟着我一起修炼了。你儿子很不错,是个不错的苗子!这期间,你就住在飞盟之中好了,但凡有所要求,你尽管给飞盟的人说就是!天哥!”说到这里,燕飞将目光望向了罗天。

“以后老人家有什么要求,统统满足!”

闻言,罗天轻轻点了点头,虽然不解燕飞这般做是因为什么原因。不过以飞盟的强大,要赡养一个老太,根本就是一件轻松得不能再轻松的事情了。

此时,方远整个人都处于一阵呆滞状态中。雅儿与罗天他认识,至少在他的认知中,这两人的话语在飞盟之中绝对是举足轻重,方远甚至曾臆想过两人是不是就是飞盟的当家的。可此时看雅儿与罗天的样子,似乎对自己的这个师父还要谦逊恭敬几分,那自己的师父在飞盟之中又是何等的地位呢?

“小家伙!你既然是飞哥的弟子。那么以后就叫我雅儿师姑好了!你放心,你母亲在飞盟之中,绝对会生活的很好的!”雅儿笑望着方远说到,虽然她与燕飞可不是一脉,但这个时候她还是这般说道,似乎这样一说,能够让她与燕飞之间加亲近一点一样。

一旁的罗天闻言之后,也是连忙开口道:“我是你罗天师叔!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竟然找我。别的地方不敢说,但在战神大陆上,就没有你罗天师叔摆不平的事情。”说着罗天还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哪里还有一点威严的样子?

听到雅儿与罗天的言语后,燕飞也是奈笑了笑,自己跟他们可是并没有什么师门情谊存在啊!不过燕飞对此倒也没有多计较什么,接下来这一段日子,他还得在战神大陆上游历,带着方远也不方便。

“方远见过雅儿师姑、罗天师叔!”方远愣了愣后,连忙对着雅儿与罗天行了一礼。见方远这般失宠若惊的样子,雅儿与罗天也是笑了起来。

“方远!为师接下来会外出游历,但不能带着你!这段时间,你与你母亲就留在飞盟之中好了。若是有什么不懂的,就找你的雅儿师姑与罗天师叔好了!”不知为何,说出这话的时候,燕飞总觉得有些别扭。

方远没有多追问什么,直接点了点头。他知道,自己的师父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做,之所以不带着自己那也是为了自己好。而且方远也清楚,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能拜师在燕飞的门下,他自然学会了小心翼翼,深怕自己一个不小心便是惹怒了燕飞。

其实燕飞远没有方远索猜想的那般可怕,反倒是他的这般小心翼翼使得其行为举止看上去显得拘谨了不少。

这之后,燕飞便是独自离开了飞盟。而方远与他的母亲则是在飞盟之中落脚了下来。有燕飞的亲自叮嘱,飞盟的人又岂敢怠慢方远母子?不仅安排了数十个丫鬟特地去照顾方远的母亲,甚至还匹配了一专门的炼丹师,时常便是会给方远的母亲炼制一些固本培元的丹药来。

“雅儿师姑!我师父他究竟是什么身份啊?难道他是飞盟盟主的手下?”方远盯着雅儿问道,他虽然不敢当着燕飞的面去追问一些事情,可现在燕飞不在飞盟,他却是可以旁敲侧击的从雅儿等人的口中得知一些关于自己师父的消息。

“你小子一天不好好修炼,怎么成天就知道打探你师父的消息?盟主的手下?亏你小子想得出来。我看你平日里倒也一副聪明模样,怎么一遇到事情就变得呆笨起来了呢?”还不待雅儿回应什么,罗天便是对着方远喝了起来。

“方远,你师父叫什么名字?”下一刻,雅儿朝着方远问道。

“师父名讳燕飞!”方远不解地回答道。

“那战神大陆上大的势力叫什么?”雅儿继续追问。

“飞盟!”方远想也不想就脱口而出,若是连飞盟都不知道的话,那也就妄称自己是战神大陆的人了。

方远这般一回答后,前后稍一联想起来,顿时明白了雅儿这般相询的目的。

“师父叫燕飞,而战神大陆大的势力叫飞盟!雅儿师姑问我这两个问题,难道是想告诉我”一想到这里,方远整个人顿时就呆傻住了。他怎么都不敢相信,自己现在竟然成了飞盟盟主的弟子,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飞盟,那可是战神大陆上超然的存在,飞盟之中高手众多。但为传奇与神秘的就要数飞盟的盟主了,这个飞盟的盟主,常年不见其踪影,只是偶尔可以得知一些其出现的消息而已。方远实在是想不通,自己究竟是何德何能竟然会被飞盟的盟主给收为弟子。

知晓燕飞乃是飞盟盟主的消息后,方远也是久久不能平息下来。“罗天师叔,你跟师傅谁要厉害一点?”下一刻,方远将目光投递到了罗天的身上,原本神色还很淡然的罗天,在听到方远这般询问自己的时候后,神色顿时变得苦涩奈了起来。

“方远!你就别拿你师叔我来开涮了。你师父的实力绝对超出你的想象,就算是十个百个你师叔,怕也不是你师父的对手。而且你现在所看到的这些东西,不过是冰山一角罢了。你师父很强,很强!”

罗天一连用了两个很强来形容燕飞,而从罗天的神色中,方远也看了出来,罗天对于燕飞还是有些忌惮的。

雅儿与罗天并没有将众神之墓的事情告诉给方远,在他们看来,现在可不是方远知道这些事情的时候。

“师父竟然那么强么?也不知道师父是属于神级境界中的那个层次?难道是上位神?”方远自言自语地嘀咕着,在他的认知中,强大的修者也就上上位神而已。

虽然方远的话语声很小,可还是瞒不住雅儿与罗天的探听。此时在听到方远这样的判断之后,两人竟是相视而笑起来。

“方远!你身为你师父的弟子,将来所要接触的人或事物,不是现在的你所能揣测得了的。你只需要知道,你的眼界一定要大,知道吗?”顿了顿后,罗天盯着方远如此说道。闻言,方远轻点了下头,他的眼界的确没有多长远。“小子,这样给你说好了。飞盟庄园门口的把守者中,强的便是上位神层次的修者。”

“什么?”之前还臆想连连的方远,在听到雅儿这般话语后,眼珠子都从眼中掉出来了。把守之人的实力就达到了上位神,那他的师父作为飞盟的盟主,其实力又有多强呢?这一刻方远方才明白过来,为何罗天要让他将自己的眼界放得宽大一些。

“小家伙!这样好了,我还是代你师父先给你普及一点常识吧!在上位神之上,还有神王境的修者,而神王境之上还有神皇境、神宗境、神尊境以及神帝境这几个层次划分。至于你师父属于哪一个层次,你可不要问我,因为我也不清楚!”

接下来,罗天雨雅儿将战修上的一些常识给方远普及了一下,不得不说,方远还真是知的犹如白纸一样

请访问:

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预约挂号
克什克腾旗医院
吉林哪个医院看银屑病专业
清远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江门男科治疗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