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平谷信息港 > 网络

诸武争锋 正文 第四十二章 无极宫三件事

发布时间:2019-12-05 06:18:10

诸武争锋 正文 第四十二章 无极宫三件事

箫剑生对于这种事没什么兴趣,况且又是次见面,但他又不知如何回绝,毕竟人家姑娘主动邀请,他若一口回绝,是不是就落了俗套?

他看了看即将黑下来的天色,迎着唐心殷切的桃花眸子,歉意道:“今天怕是不便讨饶了,唐姑娘说个地址,或者咱们约定个时间在哪里见面,到时候我来找你如何?”

唐心灵机一动,展颜笑道:“也好,那就三天后还是这里,不见不散。”

箫剑生点头笑着离去。

等他走后不久,街头远处快速驶来一辆精致豪华马车,马车只能遮挡雨的斗状顶,车前斜跨着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头,老者卷缩在车前昏昏欲睡,当马车离唐心几步处,老头突然睁开眼睛,熟练的停马驻车,然后跳下马车冲着唐心取笑道:“一日不见,小公主就交了新朋友,害的老夫无聊了一天,快跟黄伯说道说道,是那家的公子哥了,姓甚名谁,黄伯替你把把关。”

唐心嗔了老头一眼,娇羞道:“黄伯你怎么和我爷爷一样,都爱管闲事,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交新朋友了,只不过人家看他人挺机灵,想把他引荐给爷爷而已。”

黄伯轻轻的揉了揉马鼻,眉开眼笑道:“人老喽,刚才莫非是我看花眼了?”

唐心没再理会老头,吃力的将案桌搬入附近的一家古董店,付了点碎银子作为租借费,然后噘着嘴钻入马车。

……

出了升平大街,约莫两个时辰后,箫剑生终于百里挑一找了个落脚的地方,一家只有几间客房的小客栈,老板是老两口,可能仅仅是为了挣个糊口钱,客房价格极低,箫剑生大大方方的付了三天的房钱。

在一条没有名字的巷子,一家没有名字的小饭店内,箫剑生匆匆吃了几张菜饼,又匆匆的赶回了小客栈,等他关紧门的那一刻,仿佛整个世界才算安静了下来。

自从突破宁息境之后,这些日子一来,他大部分的时间都在路上,几乎没怎么吸纳打坐,箫剑生整了整床铺,简单的清扫一番,面向南盘腿坐好。

双手迅速结印,心神合一意守气海,先天一气自虚无中来,虚无之气自然而然沉入气海,浑然如梦境。

约莫半个时辰后,箫剑生疲惫的睁开眼睛,凝神、入定、吸纳这些环节都没有问题,但就是收效甚微,不足以颐养气海之气,仿佛周围的空气被抽干了一样,只能维持人的正常呼吸,在他意念探视之下,气海始终混沌一片,如那龙炎城护城河的水质。

按照陈申平所说,修行者的气海在合五境前后有着本质的区别。

修行初期,修行者需五行和合化而为丹,结丹如凝露,初始混沌不辩,随着境界增长,丹变清澈,合五境之后,丹色趋于金色转变,为上品金丹。结丹初凝于心,后降于气海处。

这也便是,有人管气海叫丹田,说的通俗一点便是气海之内结金丹,元阳之气以复杂繁奥的运行轨迹绕丹而行,颐养与反哺同步进行。

丹降之后,便是正式进入修行之门,需要将天地间的阴阳五行之气化为元阳之气悉心温养,方能脱胎换骨,如婴儿般茁壮成长,由混沌到清澈,再到金色。

按照古史记载,再对照道家金丹九转说法,基本能确定丹有九重,每一重对照一个境界,每一境界都对应一次质的飞跃,这便是修行者之间,以境界划定实力,越境便如跨越鸿沟,有天壤之别。

当然,同境界之间,因体质不同战斗力也不尽相同,如力量悬殊之下,完全可以弥补境界的差距,这便是被视为不可能实现的越级挑战

而修行中被视为天堑鸿沟的还属合五境前后,五境前吸纳周围的虚无之气便可满足修行,但五境之后,随着所结之丹趋向金色,虚无之气再难满足,这便需要冥想远在九重之上的星辰伟力。

此刻,箫剑生脸色通红,剑眉紧锁很是着急,想着种种可能,才想到了龙炎城的守护大阵。

他碎碎念道:“如此大的阵法,势必要吸纳方圆百里的虚无之气,那么在城中的修行者就可怜兮兮了,除非能有一套上乘的吸纳之法,或者,也借助阵法来和龙炎城的守护大阵虎口夺食,或许能行。”

想到此处,箫剑生快速的打开包囊,将那本阵谱取出,郑重放于身前位置。

面对包裹严实的阵谱,箫剑生心情异样沉重,脑海里全部是何少鸣和青柳染血的身影,良久后,他对着阵谱行了个别样的礼仪,将其放归原处,眼见瞥向床头处的花翎双剑之上。

夜间的龙炎城更显庞大狰狞,轮罩于一片氤氲的雾气之中。

如若某位境界高深之人,御剑于龙炎城上空极高处,便能发现,龙炎城犹如一条盘卧的黑色巨龙,龙尾指向无极宫,龙头高高翘起,更显栩栩如生。

巨龙的双目处隐隐绽放出金色的光柱,而这两个位置恰好是龙炎城的极重要位置,皇宫,皇宫分前后两殿,正是龙目所在,龙炎,龙眼也。

此刻,距龙炎很远的一处偏僻位置,一个薄衣粗衫少年面色似水,端坐于一张摇摇晃晃的破木床之上,少年在能掌握的几个发诀之间快速的来回切换,便有一黑一红两柄小剑时快时慢的起伏于一间很小的客房之中。

初始,双剑只可合并而行,飞行距离也短的可怜,但随着少年额头上滴答出的汗珠增多,双剑堪堪的能绕着客房飞行一圈,有时少年刻意让两柄小剑穿过灯烛的火焰,令的那火焰“噗噗”作响,几欲闪灭。

时间就这么在双剑的无休止的飞行之中溜过。

快清晨时分,随着少年口中轻吐“散”双剑便于突然分离,划出一道秀丽的光线,如两个调皮的顽童出现在少年身前身后,随着少年口中再出:“凝”,双剑猛的合二为一。

……

这些日子以来,无极宫并无新鲜事发生,一切按部就班的运作中,显得很安静,一个憨憨傻傻的少年三天两头就跑一趟静听,每次都是乘兴而去,扫兴而归,冲着一个叫向源郎的少年大发牢骚,向源郎也仅仅是笑而不语。

但就在前几日,无极宫发生了三件事,忽然变成热闹起来,弟子们无心修行,师者亦是心浮气躁。

其一,一份神秘画卷被人带入无极宫,引得不少人争相观看,尤其是高层。

其二,有奉天王朝贵客造访无极宫,一名身份极其尊贵的少女在一名武将和大队精兵强将的陪伴下,将一份沉甸甸的鎏金贴交于胧月之手,据说女子姓赵,名凌雪,十五六岁,是当今奉天王朝得宠的小公主,生的一副足以迷乱天下之脸蛋。

其三,位于引凤亭下方深渊处的洞天福地内,一白衣卷发老者突然显于无极宫内,老者苍老的已经不能以年月而论,他时而轻笑,时而点头,时而消失不见,只身进入神龙湖底,鬼魅般的身影无视人群,像游戏人间般在众人的身体间穿行,据说,能亲眼目睹老者身影者,只有为数不多的天道院弟子和一些教习、掌教,,老者给无极仙尸行了大礼,消失于丹霞殿之中。

郴州市第四人民医院
广州市白云区妇幼保健院
贵州有没有治疗癫痫病医院
南京治疗癫痫哪里好
昆明检查妇科大概需要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