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平谷信息港 > 金融

轮回之业 第262章 一夫当关

发布时间:2019-12-05 07:41:09

轮回之业 第262章 一夫当关

“蜃楼第七层空间的终机缘只有五个名额,可是现在余下的修士还是太多了,所以,我要……屠关!”

平淡之声,狂妄之语,江枫展露屠关之意,蜃楼外众修心神同时一颤。

他们都明白“屠关”二字代表着怎样的含义,那意味着,江枫决意开始一场新的屠杀,而直面之人无疑就是蜃楼中的一众试炼修士。

如此举功成,蜃楼中的余下的修士至少将被斩除一半,甚至若有附和之人同样想借机减少竞争对手,那么,终晋级第七关的修士绝不会超过五人。

“江枫,你敢!”

有修真古族的长辈修士厉声呵斥,与殷鉴的一战,让他们再次见识到江枫此时的战力境界达到了何种程度。

但如赤羽、赵恒功、虎咆等人,他们的宗族都对此自信而自傲,坚信江枫若敢屠关,终必将折损在这些人的手里。

可是有如此想法的这列人终究只在少数,其余修士俱感忧愁,若江枫此行当真功成,那各宗族试炼子弟即便可以阻止他,也必是血流成河,死伤惨重。

“不敢?”江枫忽然回过头来看向赤霄老祖,桀骜道,“赤霄家族参与蜃楼试炼的修士如今只剩下三人,我不知原本共有多少人,但你赤霄家族的人至少有八成是我杀的!”

此言一出,在场修士无不不寒而栗,赤霄老祖更是怒发冲冠,修为无形散出,宛如灼烧天地的烘炉,江枫之语证实了他一直以来的猜测。

众修环视,如此情况下当众挑明真相,江枫之所为,无疑是在公开羞辱赤霄家族,更是在打他赤霄老祖的脸,同时也在证明,他江枫无惧任何威胁。

“呵!”

乍然一声冷笑,在江枫转身之际传出,清晰没入每一个人的耳中,所有人都明白,江枫这一去,必然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江枫!”

赤霄老祖咬牙切齿,对江枫的杀意达到了顶峰,既然对方已主动道明真相,那江枫与他赤霄家族间也将没有任何化解仇怨的余地。

蜃楼第六层空间,江枫穿行于白云迷雾之间,五百年幻梦,在他轰开封门重回现实的刹那,此地的幻境已不足以对他产生任何影响。

缓行数息,江枫尚未出离方才与殷鉴决战之地太远,忽然转头看向左后方,低沉的声音传入云雾之中。

“莫迟道友,你待在那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一直很好奇,究竟是怎样的勇气,才能令你有胆量滞留至今?”

隐身潜藏在云雾之中莫迟听闻此语,猛然脸色大变,惊恐至极,刹那间如坠千年冰窖,一股刺骨的寒意瞬间传遍他的四肢百骸。

莫迟当即全力运展身法逃离此地,尽其所能,远离江枫越远越好,只有这样,他才有活命的机会。

之前江枫与殷鉴战斗时,莫迟偶然行至近处,正竭力抵御幻境的他顿时被这边的战斗吸引,但当时场中局势不明,他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暂隐一旁,伺机而动。

可是,谁也未曾料到,江枫竟然雷霆镇杀殷鉴,更挑衅各大宗族,立下屠关之誓。

莫迟由衷生畏,原本于第五关试炼时的心中怨愤早已荡然无存,更加不敢暴露行踪,只企望江枫没有发现他,尽快离开,没想到,江枫竟然早就察觉到他所在的事实。

莫迟急急而奔,这几乎是今生所能达到的速度,但他的心中依旧无法升起任何安全感,一种无形的压迫,随着他的逃遁,越来越近。

忽然,莫迟回望一眼,见江枫没有追来,稍感心安装过头来之际,他的双眼骤然密布惊恐,身形突然调转,侧逃而去,前方,江枫负手而立,早已等待多时。

突闻破风声起,莫迟只觉身侧一道迅不可查的残影掠过,江枫已横挡在他的前方,截断去路。

莫迟停下脚步,自知无法逃脱,喘了几口粗气,警惕地看着江枫,暗中戒备:“江道友,你我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又何必与在下过不去呢?”

“哦?”

江枫饶有兴趣地看着他,莫迟此人,比之殷鉴更有不如,难怪会对他如此畏惧。

“莫某自知能力浅薄,也不敢妄想与诸位道友竞争那造化,只求在这第六关中谋得些许机缘,也算告慰,便自行离去,如何?”

莫迟略作思量,主动提议,江枫看得出,他是真怕自己杀了他,落得个魂飞魄散的下场,毕竟,一个胆敢屠杀赤霄家族修士的人,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如此……”江枫眯着眼睛,摸索着下巴,似乎正在思考莫迟的提议。

莫迟目光闪烁,突然暴起攻击,掌上光芒刺目,一个大如磨盘的掌印向江枫轰击而去,与此同时,他身形一闪,人已至百米之外。

江枫目若古井,不见涟漪,抬手一扬,一道羽刃激射而出,在三丈外截下掌印,元神力增幅,瞬间破去掌印。

莫迟虚晃一招只为逃命,终究还是威能太差,看着身影已至数百米开外的莫迟,江枫忽然伸出右手,向着他的背影虚空一点。

“禁!”

字音方起,幻龙禁瞬间化作万道流光,破空而至,将莫迟紧紧束缚,再难动弹。

莫迟此时肝胆俱裂,无论他如何挣扎,想要使用何种手段,都不过徒劳,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万道血纹密布全身,禁锢他的身体、封锁他修为、闭锁他的行动。

江枫没有再浪费时间的打算,羽痕千落一展,瞬息间出现在莫迟的身侧,终在对方惊恐无法言表的目光中,在他身前站定。

“别……别杀我!”

莫迟声音沙哑,隐见哭音,没有人可以在死亡面前泰然自若,他不如外表看上去那般坚强。

江枫面无表情,剑指点在莫迟眉心,后者见此,虽然身受禁缚,却仍止不住的颤抖,眼中渐生两点泪花。

“不必担心,我只是想清理一些人而已,放心去吧!”

一声轻语,莫迟神情一愣,随即一股霸道的力量从江枫的指尖迸射而来,贯穿了莫迟的头颅,一阵黑暗涌来,莫迟便失去了意识,人事不知。

江枫没有杀他,只是毁去了他蜃楼试炼的身躯,任由他的三魂七魄离去。

莫迟的身躯转眼间便化作一阵埃尘,江枫收起被禁纹托住的化神珠,幻龙禁回归,身形骤然消失在原地。

五百年岁月,纵是幻梦虚妄,也并非一无所获,江枫修习甚广,阵道、祭阵、术法、武道均有涉猎,但无论幻境如何真实,也无法令江枫在这些方面得以精进。

江枫在幻梦中的,只是一种虚幻的结果,是空想而无真实可言,但不同于这些法门,五百年光阴,令江枫对自身所拥有的现实手段的掌握更加娴熟,其中就包括幻龙禁。

……

第六次层空间尽处,通往第七层空间所在的关口,此时有数道人影正在逼近,赤羽、丁远、古瑶、方同生赫然在列。

“哈!终造化归我了!”

方同生急冲而至,仰望关口所在,察觉身后疾行赶来的众人,正欲踏入第七层空间,虚空中却突然传来一阵悠扬琴音,如剑如锋,斩人神魂。

琴音未绝,一道翎羽虚影随行显现,竟后发先至,挟带着炙热的温度,席卷向踏出脚步的方同生。

若只是琴音,方同生完全可以在抵御的同时踏入第七层空间,但随之而来的火焰翎羽却不容他有丝毫小觑。

没有硬接,方同生闪身避过两重攻击,退至一旁,失去了率先进入第七层空间的资格。

云雾窜动,古瑶怀抱一把七弦古琴窈窕现身,赤羽敛去翎羽虚影,周身元神真火如衣披被,不断灼烧着四境云雾,傲然而立。

“终造化,本公子要定了!”

在赤羽桀骜如审断的话语中,丁远、虎咆相继现身,随即便是方玉与蓝凌,曾鸣鸿姗姗来迟,其后跟着不紧不慢,胸有成竹的赵恒功。

“是吗?”虎咆看向赤羽冷笑道,“这可不一定啊!”

“还差几人。”丁远环视四周,第五关试炼已经结束,进入第六层空间的不过十余人,其他的则因无法在时间限制内完成试炼彻底丧失了资格。

“赤羽公子,你那两位族人还想潜藏在侧多久?若是羞于见人,在下不建议亲自将他们请出来。”

赵恒功看向不远处的浓云迷雾之中,其他人也随即望去,冷笑连连,如此手段,还想在他们面前卖弄,实在太过痴人说梦。

赤羽冷哼一声,合上手中折扇:“赤元重、赤溟,既然诸位道友诚心相邀,此时不现身,更待何时?”

话音方落,两道身影忽然穿云跃入场中,正是赤霄家族此次试炼修士中仅剩的另外两人,这赤元重和赤溟看上去分明比赤羽更加年长,但对后者的态度却是发自内心的毕恭毕敬。

“看来差不多了,余下之人只怕深陷幻境之中难以自拔,仍不得清醒。”蓝凌在人群中没有发现江枫的身影,不由暗自冷讽。

此时还不现身,结果不言而喻,那江枫之前张狂不可一世,如今也不过如此,蓝凌心中说不出的畅快,至于殷鉴和莫迟,他从未放在眼中,根本不曾关心过。

丁远眼中闪过一丝担忧,方玉神色愉悦更甚蓝凌,对于江枫惨遭淘汰,他乐见其事,反倒是赤羽轻叹一声,似乎有些惋惜。

“第七关近在眼前,只是,这仅有的五个名额,我等又当如何分配呢?”方同生虽然因通关被阻而有些怨气,但事已至此,终归需要一个人来现将事情挑明。

在场十一人,除赤霄家族的三人并肩共立外,其余人皆是各立一方,即便有同盟的可能,也无不在暗中防备彼此,如丁远、方同生和赵恒功,如方玉与赤羽三人。

“哪还有问吗?”赤羽轻晃的折扇突然停止,他身后的赤元重和赤溟同时冲向第七层空间入口,“当然是能者当之!”

虎咆见此怒哼一声,右手上暗影虎爪一挥,五道锋芒裂风而去,阻止赤元重和赤溟的同时,自己也急冲向通关入口。

方同生呵笑一声,再次冲向关口,赵恒功话语始终不多,沉默中也展现出自己快的身法,已然行动。

这五人行动迅速,其余人反应也不慢,各展非凡手段,要一争这的五个的名额。

第七关的人数限制在五人,一旦进入其中的修士达到数目限制,关口就会立即封闭,其余人全部都会丧失资格。

赤羽直至一刻才开始行动,他回望身后云雾深处,不知那个被他视为劲敌的人,此时是否仍沦陷于某处。

未能与之倾力一战,终是遗憾,但赤羽随即抹去此念,再次恢复为倨傲的神态,既然会沉沦幻境无法觉醒,则说明江枫根本没有资格做他的对手。

赤羽手中七禽流火扇向上一抛,定悬在头顶三尺所在,印诀行令,扇开一羽,一只青色鸾鸟唳鸣啸空显现,赤羽身形随即消失,青鸾卷动青炎焰浪,俯冲向冲向关口所在的众修。

“小心!”

古瑶厉声警示,手中古琴一横,指尖轻拢慢捻,琴音切切,现出七色光辉,将她护在其中,其余人也相继出手防御,赤羽的七禽流火扇威名远传,容不得他们怀揣半分侥幸。

“轰!”

火焰如浪,焚烧四境,曾鸣鸿与众人一般,皆在专心抵御,忽见藏身于青鸾之中赤羽突然冲出,鸾鸟啸鸣展翼,融入他的剑指之中。

曾鸣鸿决眦欲裂,急忙撤防迎击,身前浮现出一颗碧蓝色的珠子,乃是一件灵阶八级的元神兵。

攻敌自救,强的防守就是攻击,曾鸣鸿一身修为尽聚于身前的碧珠中,膨胀成剑形,刺向赤羽的剑指。

“定海珠!”

赤羽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两者的攻击如针尖对麦芒,轰然相撞,刺眼的光芒淹没两人的身影,凌厉的剑芒迸射向四面八方,距离稍近者无不后退暂避锋芒。

僵持不过一息,只听万丈光芒中突然传来一声闷哼,一道身影倒飞激射坠地,竟是曾鸣鸿。

赤羽在瞬息间突然暴起出手,选定了孤立且实力稍弱的曾鸣鸿下手,立建其功,曾鸣鸿喷出一口鲜血,若不是定海珠同样不俗,消去了赤羽的大半攻击,他此时已然身亡。

赤羽出手没有丝毫留情,但以曾鸣鸿如今的状况,若他仍执意与众人竞争,终也不过死路一条。

没有在意伤重的曾鸣鸿,甚至没有多看一眼,赤羽一击得手,旋即转身冲向关口

,赤元重和赤溟本就身在前列,见此竟不约而同攻向身边人,不惜一切为赤羽拦下他们。

赤羽风驰电掣,阻不及阻,转眼即将踏入关口,赵恒功等人虽然同样战力强悍,比之赤羽也不遑多让,但在赤元重和赤溟不遗余力的阻碍下,仍是迟了一瞬。

赤元重和赤溟自知不可能以两人之力阻挡众修,但他们只需要争取到这一瞬之机,便已足矣,护送赤羽通关,就是大局。

就在众修不甘之际,第六层空间关口所在,一道龙啸突然传来,万道血纹如流光飞纵,瞬息而至,交织成,封锁关口,将即将踏入的赤羽生生逼退。

血纹如蛛,盘丝锁关,更胜任何攻击,足以媲美世间任何一种古禁。血光炫目,辉耀中一道身影徐徐显现,衣袂飞扬,白发俊雅,正是江枫。

“诸位,江枫久候了!”

……

(未完待续!)

宁远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连城县医院预约挂号
常州整形美容费用
宁夏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苏州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