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平谷信息港 > 旅游

九州天虞被情伤过

发布时间:2020-01-26 17:05:36

九州天虞 被情伤过

到了双玉峰,来到双玉峰所有人都惊呆了,两座山峰银装素裹。

在众人惊呆之余,雨寒就为众人安排了住处,赢霏羽被安排到最偏僻的地方,原因是,翠屏居女弟子众多,只有赢霏羽一个男弟子,就算修炼修的是清心寡欲,但是男女有别,为了避免不该有的尴尬。所以雨寒才如此安排,其中更重要的原因是她也不看好这个废灵根。

赢霏羽向住处走去,心里想着离开前雨寒叮嘱他的话:“你小心点,玉昆师妹,性情孤僻,她对男人没好感,你最好不要去惹她不开心,不然连掌门师兄也救不了你。”

难道玉昆师叔是被男人毁容的吗?赢霏羽越想越肯定这个想法,肯定了这个想法后,赢霏羽居然想着有朝一日一定要掀开玉昆师叔是轻纱。

赢霏羽摇摇头甩掉所有想法,来到新的住处,屋子不小,四面积雪,就是偏僻,其实赢霏羽心里还挺满意雨寒师傅的这个安排的,越是偏僻他越喜欢,因为偏僻的地方正好方便他行事。

推开门,看到所有的家具都有一层厚厚的尘土,赢霏羽正在思考该怎样整理新房间的时候,耳后突然响起一阵清脆的声音:“喂!……”清脆的声音却被赢霏羽的大喊声打断了:“啊……你……你是人还是鬼。”

赢霏羽为自己打足了底气,回过头看相声音的来源处,原来是今天在「昆仑颠」看到的白衣长裙女子,赢霏羽惧意全消,对着女子说到:“你是谁啊,走路怎么没声音呢,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

白衣女子掩嘴轻笑说道:“胆小鬼,我叫蓝静玲,他们都叫我蓝师姐。”

赢霏羽瞪大眼睛都看着蓝静玲,问道:“蓝精灵?”

蓝静玲奇怪的问道:“是啊,胆小鬼,有问题吗?”

赢霏羽笑道:“没问题,只是我想到了一首歌!”

蓝精灵好奇的问道:“什么歌呢?”

赢霏羽扯开他那嗓门,轻声唱道:“在那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蓝精灵,他们活泼又聪明,他们调皮又伶俐,他们自由自在,生活在那绿色的大森林,他们善良勇敢,相互都关心喔,可爱的蓝精灵喔,可爱的蓝精灵他们齐心合力,开动脑筋,斗败了格格巫,他们唱歌跳舞,快乐多欢欣。……”

虽然是清唱,但都在调上,听得蓝精灵都露出陶醉的情色。蓝精灵回味地说道:“我以前听师傅弹琴,听的是九韶九变,却从未听到这样的音乐。”

“胆小……不,师弟,格格巫是谁呢?”蓝静玲好奇地问道

赢霏羽不想再这个问题扯下去,便回道:“格格巫是一个奸诈小人,面对危险不惜出卖朋友来探路,对了,蓝师姐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蓝静玲回道:“哦,对了,师傅让我来帮你打扫房间,然后叫你休息好后明天到清心阁听课。”

赢霏羽摆摆手道:“师姐,女生娇贵,像打扫房间这样粗重的事就应该我们男人来做的!”

蓝静玲眼眸含光,心里想着,想不到师弟竟如此开明,一点也不想其他男人一般,视女子入衣物。一点也不珍惜,只可惜师弟是废灵根,没有修炼天赋,修炼一路弱肉强食,不然师弟可是一个托付终身的好人选。

“师姐,你怎么脸红红的呢?在想什么呢?”赢霏羽发现蓝静玲的脸蛋g红红的,便好奇地问道。

蓝静玲闻言一愣,脸蛋更红了,弱弱地回道:“没什么,我这就帮你打理房间。”

然后就看见蓝静玲手掐指决,接着就看见所有的灰尘都有秩序的动起来,然后就朝窗外飞去。

赢霏羽看得目瞪口呆,说道:“师姐,你好厉害啊,这是什么法术呢?”

蓝静玲微微一笑,回答道:“这是最基础的控物术,等你修炼了也会这法术的,是修炼界的入门法术。会这法术后就能修炼其他法术了!”

蓝静玲她调着水源冲洗床桌,赢霏羽看了后便开口问道:“师姐你也是极品水灵根吗”

蓝静玲也不回答赢霏羽,她接着调出火源爸床桌的水分烘干了。

赢霏羽突然惊讶的说:“师姐,水火相克,一个人怎么可以同时拥有两种相克的元素呢?”

蓝静玲不以为然地说道:“是谁说不可以呢?我们蓝家嫡传的都是水火双灵根。打扫好了,我先回去了,师弟很晚了没事早点休息,明天记得到早点清心阁听课!”

不等赢霏羽回话,蓝静玲便飘飘然地走了!留下的背影越来越淡,直至消失。

赢霏羽收回目光,想起已经好多天没用心头血饲养含光剑了,于是乎他关紧门户。坐在床上,手握含光剑,一咬牙把含光剑朝心头插去,这个动作赢霏羽已经做过好多次了,但每次从伤口传来的阵阵疼痛,还是使得赢霏羽不禁呻吟起来。

每一次赢霏羽都尽可能地坚持这,从第一次的三十秒,到现在的五分钟,都是赢霏羽一次次咬牙坚持下来的!他希望能早一天复活夜含光。

虽然含光剑不见变化,但是赢霏羽从含光剑只能吸收心头血上判断,这一定是复活夜含光的唯一希望,只要有希望,赢霏羽就会一直坚持下去的。

疼痛一阵阵的,一阵比一阵的抽痛,赢霏羽的面部已经扭曲很苍白。但他还是一直在坚持下去。时间一分分的,一分再一分的坚持,赢霏羽慢慢拔出含光剑,拔出的疼痛是插进去的很多倍,疼得赢霏羽差点窒息了!

赢霏羽缓缓朝后倒下,睡瘫在床上,混元塔溢出的思思先天之气正慢慢修复着他的伤。

赢霏羽昏昏睡去,清晨第一缕阳光斜斜的照射在赢霏羽那苍白的脸上。赢霏羽不由一眯眼,眨了眨眼睛,慢慢地起床,只是脸色比较苍白,其他倒没什么大碍!

他洗漱了一番,才想起昨晚忘记问师姐清心阁怎么走。所以赢霏羽决定早早地出门,这样在路上还能找人问路。

赢霏羽的住处比较偏僻,从赢霏羽的住处到双玉峰山脚需要一小段时间,路上并没有看到任何人,便一直走到双玉峰前。

赢霏羽走到双玉峰前,心里想着:两座山峰,到底我该上那一座呢?

正纳闷间,背后响起熟悉的声音:“赢哥哥,早上好啊!”

赢霏羽回过头,熟悉的容貌便映入眼帘,赢霏羽看着姚疏影微笑道:“姚妹妹,早啊,清心阁怎么走呢?”

姚疏影走到赢霏羽身侧,便发现赢霏羽脸色很是苍白,很担心地拉着赢霏羽的手焦急道:“赢哥哥,你怎么脸色那么苍白呢?发生什么事了啊!”

赢霏羽耸耸肩,根本不当做一回事地回道:“没事,是昨晚练功不小心练岔气了!”

姚疏影真的以为赢霏羽真的是练岔气了,便安慰到:“赢哥哥,修炼是急不来的,要徐徐渐进才好。”

赢霏羽尴尬地回道:“姚妹妹,我知道了以后会注意的!我还记着去清心阁听课呢!”

姚疏影笑着回道:“好的,我知道,我也要去清心阁听课,我们一起走吧!”

……

路上才听姚疏影说,原来雨寒师傅住的是清心阁,在双玉峰左面的玉虚峰上。玉昆师叔住的是绝情阁,在双玉峰的右面的玉珠峰上。

当听到绝情阁三个字,赢霏羽就更肯定玉昆师叔肯定是被情伤过。

有说有笑,时间便在不觉中消逝。不知不觉就已经来到清心阁前,站在房外,便听见房内传来阵阵莺莺燕燕的嬉笑声。

赢霏羽和姚疏影走进了清心阁,便看到十几个白衣女子,芳华正茂,大都清纯秀丽。看得赢霏羽眼花缭乱。

蓝静玲看到了赢霏羽和姚疏影进来,便和他们打打招呼道:“赢师弟,姚师妹你们来了啊,咦,师弟你怎么脸色那么苍白呢?”

赢霏羽抓抓脑袋尴尬道:“我昨晚修炼不小心练岔气了。”

大多女生都投来关心的神色,只有少部分的人露出了不屑的神色。

突然有一个姿色还算不差的女子呵呵笑道:“呵呵,废灵根还学人修炼,不就仗着自己的家族势力吗?”

赢霏羽闻言微怒,不过很快又被压了下来。也不理她。

那女子第一次被人无视,还想发难,却听到蓝静玲喝到:“柳师妹,够了,我们是同门需要互帮互助,怎么能这样说呢,快向赢师弟道歉。”

那姓柳的女子嘴一嘟,就是拉不下脸道歉。

赢霏羽耸耸肩,拜拜手笑到:“蓝师姐,用不着在向我道歉,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人们都说五行杂灵根是不能修炼的,而我就是要想世人说五行杂灵根也是可以修炼的。”

那柳姓女子,不以为然地笑到:“呵呵,说大话也不怕闪到舌头。”

赢霏羽笑着回道:“柳如絮,灵根是爹生娘给的,那是你的资本,而修炼一路,不是光靠资本就够的,修炼靠的是毅力和坚持。如果你还是一直质疑别人,而不考虑自己的问题,那么你也就只是一个会帮人挑毛病的人,而哪些知道自己毛病的人,只要找到方法,就会轻易超越你的!”

南京骨科医院治病效果好吗
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怎么样
长沙好的治癫痫病医院
山西治好癫痫病花多少钱
广西牛皮癣医院地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