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平谷信息港 > 旅游

纳西族音乐遗存和音乐艺术

发布时间:2019-06-15 03:58:24

纳西族音乐遗存和音乐艺术

[flv]2012/media/v[/flv]

视频 禁止转载

一、纳西古乐“崩时细哩”

在中国少数民族音乐史上与“胡笳十八拍”和“十二木卡克姆”齐名的纳西古乐“崩时细哩”汉译《白沙细乐》或《别时谢礼》,是纳西族在民间流传悠久的一部大型音乐套曲,被原中国音乐家协会主席李骥先生称为“中国音乐活化石”。“崩时细哩”主要在丧葬、祭祖时演奏。现存的有“笃”、“一封书”、“三思吉”、“阿哩哩给吉拍”、“母命无”、“跺磋”、“抗蹉”、“幕布”等乐章。其来历有两种说法:

——元人遗音说:南宋理宗宝祐元年,忽必烈南征大理国,途经纳西境内,受到首领阿良的欢迎和帮助,离开时留下半个乐队及此曲以表谢意。

——纳西自创说:晚清纳西族诗人李玉湛的《巨甸居人》一诗注释中称:“……此曲创自民间。木氏盛时,永宁夷率众来袭,木氏设伏白沙待之,歼夷殆尽。民间造此曲以悼之,故曰“白沙细梨。‘细梨’者,细乐也;……‘白沙’者,白尸之转音,白番夷也”。

作品主要表现了人们对战争的恐惧和厌恶,对祥和、安宁的祈求。如第二乐章《一封书》问答为什么要为它族亡士哀悼的原因。第三乐章《三思吉》,归纳了战争造下的凄凉和罪恶,让人们领略了血与火的洗礼,又从悲哀音乐中仿佛看到了战争的悲惨结局。第七乐章《阿哩哩给吉拍》:

美丽的云、美丽的彩云,白云彩云间,鹰伴着鹤、鹤伴着鹰,他们飞去了,不再回来了,不再回来了。再如“薯布”这样唱道:哥排吉中嘿,哥冷居没留。班纳恨中嘿,班冷居没留。串排各中嘿,串冷居没留。汉译:白鹤飞入云中,不会再回来。鸿雁游入海中,不会再回来。白鹿跑入森林,不会再回来。又译:白鹤寿千年,也有死亡日。鸿雁寿百岁,也有死亡日。父已仙逝,不要再悲哀。

细乐把纳西先民的人生追求、价值取向、伦理规范、丧葬习俗等内容寄托音乐体现出来,使该乐曲产生震撼心灵的艺术效果。

虽然有几种说法,但除“一封书”外,至今仍无史料证明标题乃至作品内容有包括汉语在内的其他语种记录。

二、纳西洞经音乐

纳西洞经音乐指流传在纳西族地区的洞经音乐。纳西洞经音乐,是中原道教与纳西族民间音乐相溶合的奇异乐种。它保存了部分中原地区失传的唐,宋,元时期的词,曲牌音乐,在丽江纳西族民间中广为流传。

纳西族民间洞经音乐演奏群体具有悠久的历史。作为民族民间音乐群体活动的组织,一直在丽江城区、乡村的群众中广泛存在。纳西洞经音乐有着一套严格的传承方式,他们遵循以师带徒或父带子的方式,使古乐代代相传,并用工尺谱为媒介以口传心授的方法传教,边背工尺谱边学习演奏一件乐器,然后逐渐实践,边学边奏,直至逐曲熟练,正是由于这种严格的传承方式,纳西古乐才得以流存至今。

大研纳西古乐队的前身是解放前丽江古城内存在的黄经帮、谈经帮等传统纳西族民间的古乐演奏群体。解放后曾被禁绝一段时间,1981重建“丽江大研纳西古乐会”,其特点是不但传承保留了较早传统音乐的原真性,还融入了当地民族的演奏风格,注入了无数代当地演奏者对音乐精神境界的理解,因此成为丽江文化的一大品牌,被称之为“纳西古乐”。近年来,由宣科先生组织的大研纳西古乐队,受到国内外媒体的广泛关注,出访10多个国家和地区演出,被国外60多家媒体、国内上百家媒体宣传报道。是在新的时代对民族民间文化宏扬和产业化的重要代表群体。

三、纳西族民歌

纳西族民歌按类别可分为:山歌、小调、劳动歌、习俗歌、情歌、丧歌、儿歌等。其中古老民歌、短歌、山歌、小调,通常用《谷气调》、《哦蒙达》、《四喂喂》曲调演唱。按区域可分为:以玉龙山的西南地区为主,包括玉龙县、中甸县三坝的西部风格;以宁蒗县永宁、维西县塔城等地为代表的东部风格,一般而言,西部民歌含蓄忧伤,东部民歌明朗豪放。按历史发展轨迹可分为:狩猎、游牧时期的《热美蹉》;农耕时期的《栽秧调》、《劝牛调》;被压迫者呻吟的《哦蒙达》、《拉伯谷气》。有1949年后歌唱共产党、歌唱新生活的《阿丽哩》、《劳动歌》、《三月和风吹》等。

1、谷气

“谷气”也译为“吟诵”,有咏叹之意。所表达内容多为传统的爱情故事,或为即兴编唱的现实事件和个人的情感。歌词多为五言句,以四句为一段,可独唱,也可以对唱。节奏徐缓含蓄、哀婉动人,属于带引子的二句式结构。“谷气”是纳西族代表性的传统民歌形式,具有久远的传承历史和浓厚的地方民族特色。该民歌是以男女对唱为主的一种吟咏形式,如:“游本”、“蜂花调”、“猎歌”等许多脍炙人口的纳西族叙事长歌和抒情长歌,都是用《谷气》调吟唱的。过去纳西族歌手们在诉说苦情、控诉黑暗、传达心声、倾诉心中爱情都通过《谷气》调演唱。现在《谷气》成了纳西族喜闻乐见的群众文化生活不可缺少的内容。《谷气》的诗歌语言,一般以五字句为基本句式,用比、兴手法,使《谷气》具有不同凡响的艺术感染力。遗憾的是,由于语言关系,只有本民族和懂纳西语的人才能很好地欣赏和品味《谷气》调所表达的那种韵味。

2、哦蒙达

“哦蒙达”是纳西族先辈们创造并在民间流传悠久,地域广泛,纳西族人民喜闻乐见的文艺形式。从该民歌的手法、内容和风格,可以看出有诗、曲、舞共融的特点。

唱跳“哦蒙达”一般在居家的“红白事”之夜举行,也有在栽秧等生产劳作时重要节庆时唱,由歌手领唱,众人应和。男女领唱者,先以一问一答领唱,众人齐声和之,和者可多可少,不分男女老幼,只要会者都可参加,仿效者尤受欢迎。但唱和时,要依音律和抑扬顿挫、轻重缓急相随。句型大多为七字句,偶有衬字。重叙事,辅之抒情。“喂孟达”经过长期的口耳相传,有相对固定的唱词,但也能想象驰聘,如果领唱者能充分发挥自己的语言智慧,则成为歌手,在两个歌手“棋逢对手”情况下就感觉三天三夜都时间太短。哦蒙达又叫“麦达”,一般由一人领唱,众人合唱,边舞边唱。舞时,男女分开围成两个弧型,舞者把右手搭在前者左肩上,左手下垂,全身随歌唱自然摆动,漫步缓行,每唱到乐句结束处,大家一齐向前点头。唱词多为整齐的五言对句,先唱后面三个字,然后再唱整句。旋律简短质朴,情绪可根据唱词的内容亦悲亦喜。

3、啊丽哩

啊丽哩为解放初期由丽江坝区的纳西调子“啊丽哩”改编发展而来,为一领众和的民间音乐形式,即一人领腔唱完全曲,然后和腔再重复。一人按照旋律领唱,其他人依次也按照旋律接唱,接唱的过门之后,可以加入一部分自己即兴的创作表达自己的心情或抒发美好的祝愿等。因此,它虽然改编发展较大,成曲较晚,但已成为纳西族为灵活的一种民间歌曲,带有鲜明的民族个性与特征。

四、传统器乐

纳西族器乐主要使用于洞经音乐的演奏中,常用器乐有口弦、麦管、芦管、苏古笃、直笛、胡钹、二簧、中音胡、低音胡琴、三弦、葫芦笙、琵琶、音锣等。

1、口弦

纳西族口弦分单片拉弦、二片弹弦和三片弹弦。弹弦有铜制和竹制两种。弦体呈长方形,分为手握区和簧片区,簧片区有弹柄和共鸣区,簧片呈一个细长的凸字形, 弹柄区有两个凹槽,个不留边,第二个留边。三片口弦并排使用,前片为公片、中间为母片、后片为儿片、公母片以软硬来分。口弦弹奏时声音细如蚊鸣,弹奏口弦一般都要选择僻静的地方,使声音在气流与簧片引起共鸣和变化,以不同的气息来表现旋律和乐音。纳西族的口弦起源很早,产生于狩猎游牧时期,发展流行于农耕时期,是纳西族男女青年交流感情的必备之物,有大量的相关传说、故事和调子。《鲁般鲁饶》、《高勒趣窝社》等经书中有提及口弦的情节记载。

纳西族口弦代表曲目很多,主要的有《撵回来》、《狗追马鹿》、《母女夜话》、《铜盆滴漏》、《蜜蜂过江》、《围羊圈》、《鸟在空中飞》等等。

2、麦管

纳西语称为“哦哦”,是纳西族先民用成熟后的麦杆制作的器乐。一般选用一段麦杆,上面打眼,吹奏时用双手捂住麦杆,一放一合,使气流发生变化而产生乐音。如今,这一乐器已经很少有人使用,濒临绝迹。

3、芦管

纳西语称“嘣崩”,它是演奏古乐“崩时细哩”的主要乐器之一。制作它一般要选取一根15厘米左右的毛竹管,用烧红的铁钉在毛竹上打6或7个眼,其间空隙要留得均匀,再取约4厘米长的芦苇管,用热水浸泡后磨制成厚薄适中的芦苇哨子,将芦苇哨子插在竹管一端就可吹奏。

5、苏古笃

苏古笃是演奏古乐崩时细哩的重要乐器,其音为模仿仙鹤叫声。制作使用材料为红木、乌木、核桃木和梨木等优质木材。苏古笃声音浑厚、低沉、穿透力强。相传此乐器是元世祖忽必烈赠送木氏土司的礼物。也有学者认为这件乐器经历了由古埃及到古波斯再到北印度的克什米岛将羊皮改换成蛇皮的演变过程。十三世纪它又经西藏、四川等地辗转来到丽江才结束了它的漂泊生涯,从而在纳西族地区生根安家。

五、纳西族当代音乐艺术成就

改革开放后,纳西族音乐创作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发展时期,创作有大型歌舞剧《玉龙第三国》、音乐舞蹈诗《蓝月亮》、器乐曲《山寨夜曲》、小提琴幻想曲《蓝月亮》、歌曲《木叶声声》、《春光好》、《玉龙山上开红花》等大量的音乐作品。同时也涌现了和鼎正、和中、余崇先、王铁生、和文光等一批纳西族音乐创作人才和赵琼芝、孙少兰、赵兴文、和金花、等一批纳西族音乐演唱人才。进入二十一世纪后以自编自唱为主要方式的纳西族新生代音乐人不断出现,代表人物有:和德华、方煜光、和文军、和劲松等。

本文关键字: 纳西族,音乐,遗存,音乐,艺术

已同步至左边的微博

微信卖东西怎么加人
玉田
公众号签到小程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